前妻离婚无效第208章徐自知你得伺候我

来源:龙井游戏门户站 2020-06-19

前妻离婚无效 第208章 徐自知你得伺候我

上,一会儿就出来了几条信息.

"怎么了,做错事了?不好意思承认了?大男人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吗,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回家道个歉跪下搓衣板得了."

尼玛,这算什么大男人?

下面一条,"对女人就不要讲什么道理,越是讲越是乱,所以,当女人生气的时候,不要解释,不要説话,直接按在墙上,强吻,吻到她説不出话来,一会儿就软在你怀里了!窠"

这条倒是不错,只是……他现在是回不去家,上哪里强吻她去?更何况,他説了就算她求他,他也不会回去的!

现在想让他回去,简直是做梦!

啪的关上了电脑,林絮看了看时间,今天早已约好的应酬,他得过去.

晚上市委的刘总特意弄的局子,安排了许多天,才约好了人.

在盛世豪庭的包间里,林絮去的时候,人只去了大半,三四个都是市委新晋的领导班子,其他的两个是他们带着的司机,这些司机与领导关系亲密,向来不止是做司机,也更倾向于一种助理保姆一般,更是能了解诸多情况的心腹,所以饭桌上也偶尔会带着,有些不重要的饭局,上了桌子一起吃也是有的.

但是这次只怕只能在一边跟着了,因为能上了桌子的,无不是手握实权的大人物.

大家寒暄的时候,其他的人也来了.

刘总在一边忙不迭的介绍着,"林总,这位是程秘书,你应该也是见过的,哎,对了,听説他的外甥刘畅,还跟你是同届的同学呢."

林絮淡笑,"程秘书,幸会."

程秘书看着林絮,也象征性的笑了笑起码有半个小时,"林总,客气了,久仰大名啊."笑了笑,他説,"不説别的,上次直升机当街拦人的事,我可是也有耳闻."

林絮笑笑,"让大家见笑了."

程秘书道,"不敢,不敢."

刘总在一边看着,忙过来打圆场,"哎,有什么不敢的,大家来,坐下説."

过去的时候,刘总拉过了林絮,轻声道,"xiǎo人当道,沉住气."

林絮哼了声,"不过是我那块地一个章没扣上,压在了他的手上,县官不如现管啊,他倒是在我面前拿上谱了."

"别跟他一般见识."刘总笑道.

"我有分寸."林絮説着,抖了抖身上的衣服,回身,又是精神抖擞,投入到饭桌上去.

酒桌上,在座的人觥筹交错,看不见的刀光剑影,看得见的硝烟弥漫,倒是让酒桌也显得十分热闹,只有程秘书,来了也就坐在那里,吃着自己面前的菜,也不説话,一张脸硬的好像石头.

知道他这是打定了主意不説话,刘总在那边是一个劲的摇头,也不知道怎么办好,这谁先提起了那一茬,明显就低人一等,是只有等着挨打的份了,所以程秘书才不开口,等着林絮自投罗.

这时,却是林絮眯了下眼睛,站起来,走了过去.

"程秘书,来了半天也不説个话,倒是好像我们是排挤您似的."林絮拿着酒店的天青色纯瓷的分酒器,一手是同色的xiǎo酒盅吗,来这种饭局,喝的肯定是正宗的白酒,桌子上不知道是谁拿来的凯撒,摆了五六瓶,倒给各自的分酒器里,再自己往xiǎo酒盅里倒着喝.

刘总忙站了起来,看着那边,心道,林絮这怎么沉不住气,直接过去了.

程秘书这才赶紧抬起头来,笑着,"不舒服,这酒就……"手刚伸出来,林絮手里的分酒器直接摔在了程秘书的身上.

"哎,程秘书,你这不想喝我的酒就算了,你这还给我撞洒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都还説,伸手不打笑面人,我这好心好意的来,你这直接给我一巴掌是不是?"酒洒了程秘书一身,程秘书直接起身来拍打,林絮却在这里先嚷嚷上了.

刘秘书一看……这个林絮啊,主意真是多.

他赶紧起来,"哎呀,林总,程秘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跟林总有私怨也好,旧愁也罢,总得听林总解释一句,你这也不听解释,直接这样……"

"我……我……"程秘书气的脸上铁青的,看着桌子上的人都看着他们呢,有气又发不出,"谁跟他有旧怨啊!"

林絮説,"那你不喝我的酒,还给我推地上

去?"

"我这不是没看到吗!"

"我酒都敬到你嘴边上了,就差喂给你了你没看到?"林絮越説越是生气,脸红脖子粗.

"你……"明明是你洒我头上来的,你还敢説?"林总,你这不能伺机报复啊,你这往我身上撒酒,我还没説你呢."

"嘿,我报复你什么了?你怎么着我了我报复你,我还怕你报复我呢,我这不可着劲的要巴结你呢,结果你还不领情只要是我接的法事,倒了我的酒,你在土地局压着我的地皮不盖章,你这不是报复我?"

"谁压着你的地皮不盖章?你给我説清楚了!"程秘书也是急了,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不是你是谁?你敢説我那地皮没在你这里.[,!]?"

"在我这里,那也是因为你那土地用途,跟城市规划不符,我这里才不给你批!"

"呵呵,哪里不符?那里是新型商业区,我盖个酒店哪里不符了?"

"你……这就是机密了."

"机密?在座哪个还听不得了?"

"林絮,你别欺人太甚!"程秘书被激的,看着周围的目光,叫道,"谁这是要仗着你家的权势,来压制我吗?"

"我哪里敢,现在是程秘书要压着我才对吧."

"呵,你哪里不敢,你直升机直接去大街上乱逛的时候,你可没説不敢!林家的继承人,大少爷,谁敢惹.现在你是地皮在我这里,批不下来,你急的要跟王家去联姻了,你别惹急了我,我可是知道,你那天弄直升机,就是为了女人,让王家知道了,这条你也走不通!"程秘书气愤着,却不忘记损上他几分.

堂堂林家少爷,为了地皮,要跟王家联姻,也实在是丢人!

林絮呵呵的道,"你可算承认是你压着我的地皮了,不过,谁説我跟王家联姻?"

"在座的哪个不知道?"程秘书説.

林絮道,"那天你外甥带走的是谁你知道?你还好意思説?我没跟王家联姻,我林家还没到了跟王家联姻要地皮的地步,你别在这里给我瞎编."

"怎么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你瞒着还有用?"

"我不是瞒着,你家外甥,那天当众带走的,那就是我林絮的妻子,我有妻,有女,我妻女都在,我联姻个屁!"

桌子上的人纷纷的一愣.

这消息传了那么久了,这才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么个版本.

难道,林家没想要跟王家结亲家?

林絮没去管这些惊讶的脸孔,却是看着程秘书道,"倒是程秘书,现在是纵容着你家外甥,在外面抢别人的老婆,然后我带走了我自己的老婆,你还压着我的地皮报复我,这不应该吧?"

刘总在一边道,"真有这种事?程秘书,那是你的不对了."

"我……我根本就没压着那地皮……"程秘书有些急了,这下,理不在他这边了啊.

"那你倒是盖章同意了啊?"林絮道.

在座的人也纷纷的看着,有的道,"程秘书,这是你有diǎn过了."

"程秘书,你家外甥事情做的是不地道."

程秘书半天没了声,在那里眼睛动着,一时都忘了身上还滴着酒.

林絮看着,缓了口气,道,"哎,那边那服务员,你看什么呢,程秘书衣服湿了,去叫人拿换洗衣服来."

程秘书这才想起来了.

林絮道,"程秘书,这边请,先换个衣服."

程秘书被拉了出去,林絮看了看刘总,也跟了出去.

外面,林絮看着程秘书换上了衣服,他道,"程秘书,我跟您説实话,这地皮,我是需要,你要不给我,我也有法子,但是我不想走哪个歪路了,这件事是你外甥不对,我跟他那么多年同学,我就当他跟我闹着玩了,这事情我也没想过追究,要不当时我就对外公布了,你外甥强抢别人老婆,这现在上边可是不喜欢这种事,对不对?"

林絮説,"这现在外边这么乱,大家都是人人自危,何苦的闹那么多事情,説实在的,咱们也算是军民同家,鱼水之欢才对,干嘛弄的那么对立是不是,来来,刚刚

我跟你赔不是了,你别往心里去,咱们好好的进去喝一杯."

程秘书叹了口气,之前也就是胸口是一股傲气,现在人家这么説,也只得diǎn了diǎn头.

这边林絮也是往死里喝,没怎么留情,大家看的瞠目结舌,不知道往日内敛的林絮,今天是怎么了,倒是给了程秘书面子,让程秘书一时也高兴,喝的也高了.

散了的时候,桌子上满是狼藉,服务员中间收拾了几次也没用,倒是没人去管,大家都带了司机来,没带的也打半路找人了,林絮送走了程秘书,又搂着了刘总,説,"这次谢谢刘总了."

"哪里,哪里."

林絮説,"这地皮下不来,我家老爷子是真的要逼着我联姻呢,我这回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哎,林总,您是喝醉了吧……"林絮歪在了刘总的身上,刘总看着,将人放在了包厢里的丝绒大椅子上,让他半靠着了,外面,保镖也赶紧进来了,照顾林絮.

林絮将人推到了一边,説,"我有老婆的人,让你们大男人照顾什么."

説着,拿起了来.

保镖识趣的站在一边看着,刘总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却见林絮拿着,按了个号码,直接骂道,"徐自知,你给老子过来."

里,徐自知一下听出了林絮的醉态.

这是干嘛呢,喝这么多.

"怎么了你,林絮,喝多了?"

"让你过来,你那么多废话."

徐自知哼了声,道,"喝醉了找我来耍酒疯.[,!]?不过去,我要看着葡萄呢,你找王xiǎo姐照顾你去吧,我估计她很想的."

"你……徐自知,你怎么回事,我有老婆的干嘛找别的女人来?我娶老婆就是来伺候我的,你不伺候我,你怎么当我老婆的,你过来!现在马上,不然……哎呦……"

那边嘭的一声,徐自知忙站了起来.

他怎么了,人在哪呢,不是喝多了摔在了哪里吧.

"喂,林絮,你没事吧?怎么样了?"徐自知对着叫着,但是半天都没动静.

徐自知在这边也急了,在地上转着,对着不断的问着,"林絮,你怎么样了?林絮?你还活着吧?林絮?"

"太太……"这时,那边终于有了声音,是林絮的保镖阿乾.

"哦,阿乾……林絮呢?"

"林总刚摔了一下."

"啊……摔哪了?没事吧?"

"摔着头了."

"啊……严重吗?"

"不知道啊,但是人现在不知道是睡着呢还是晕倒了……"

徐自知闭了闭眼睛,问,"你们在哪呢?我过去看看."

"我们在盛世豪庭的牡丹花开包间呢."

半个xiǎo时后,徐自知开着车到了盛世豪庭.

进了包间,就闻到满屋子的酒气,林絮还躺在包厢的丝绒大长椅子上,刘总还在旁边没敢走,看见徐自知来了,才笑眯眯的过来,"林太太,久仰,久仰."

看着伸出手来带着微笑的男人,徐自知微微愣了愣,才想起来人是谁.

电视上最近总见着的吗,"刘总,您好."她握了握手,有些尴尬的样子.

"快去看看林总吧,还在那里面呢,刚一直叫着太太的名字呢,呵呵."刘总説.

徐自知有些尴尬的diǎndiǎn头,赶紧进去了.

进去就看见林絮正躺在丝绒的长椅子上,看起来迷迷糊糊,不时的叫着,"徐自知,给我脱衣服!徐自知,你干嘛呢,我叫你来你就必须来,徐自知……"

阿乾好像没听到一样,低头道,"太太."

徐自知一脸黑线,走过去,真想説,我不认识这个家伙……

忙过走过去,看着林絮,一张满是醉意的脸上,带着少有的憨态,绯红的脸颊,即便是睡梦中,仍旧隆起的秀眉,棱角分明的俊脸,此时显出了别样的趣味.

倒是跟平时有些不同.

林絮叫着,"徐自知……你还不过来!你怎么当人老婆的!"

徐自知吓了一跳,以为他醒来了呢,结果走近了看,还是睡着了的.

真是的,睡觉还不忘记説话这么难听.

"起来了,林絮?你没事吧?"她叫了林絮一声,林絮没应.

徐自知抬起头説,"帮我把他弄车上去吧."

阿乾diǎn头,走过去,将林絮架了起来.

林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是阿乾,当即推他,"干什么你!我让你过来了吗."

阿乾忙松开了,低头.

林絮歪着就要倒下来,徐自知无奈,只好上前去抱他.

"林絮,你干什么呢,好好站着不行吗."林絮整个靠在了她的身上,看着徐自知,红着眼睛,吐着酒气,"干什么,我靠你身上你不爽啊."

当然不爽好吗?

徐自知皱眉,"行了,先出去再説."

那边刘总还饶有兴味的看着呢,她可不想再在这里给别人表演了.

"不走,你干嘛,拽我干嘛."林絮还闹上了.

徐自知説,"干嘛,你不回家的话,我把你扔这里了."

"嘿,徐自知,长胆子了是吧,你凭什么把我扔这里,那是我家,我想回去就回去,你给我过来,扶着我,我要回家."林絮嚷嚷着説.

徐自知想发火,但是看看刘总,心道,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赶紧回去了吧.

她拉起了林絮,对着刘总道,"抱歉了,刚麻烦刘总了,我们这就走了."

"没事,没事,林太太照顾好了林总就行了."

徐自知抱歉的笑笑,扶着林絮.

他个子本来就高,还重,这么压在这里,让徐自知脚步都跟着蹒跚起来,来来回回的,不稳当.

好不容易把人挪车上去了,一路上,服务员也是见怪不怪的,目不斜视的説着谢谢光临,出去的时候,门童还想来帮忙,却被林絮训斥了回去,他反正就想要可着徐自知祸害了,别人谁也不行.

徐自知无奈,将人塞进了车里,才对阿乾説,"我带他回去了,耽误你时间了."

阿乾低头惶恐道,"太太,不用."

徐自知带着林絮回去,一路开着车,还听着林絮在后面叫骂着.

"徐自知,你説你知错不知错?"

"徐自知,你还敢看林栋一眼吗?"

"徐自知,你在敢把我关外面,信不信我休了你!"

.[,!]"徐自知……"

徐自知当没听到他的话,一直带着孩子,一路开着车,往家里赶.

但是到了半路,林絮又不安分了.

"徐自知,你干嘛呢,你带我去哪?"他醒来了,在后面叫嚷着.

徐自知回头道,"你安静diǎn行吗,大街上呢.

林絮起来,伸手来扒徐自知,徐自知吓了一跳.赶紧要挪开,林絮还皱着眉来扒她,"你停车,听见了吗,我不回去."

幸好徐自知也是开过几年车了,车技还是娴熟的,不然她这个马路杀手,此时也是招架不住,她回头骂道,"林絮,你特么的能不能老实diǎn,要死了啊,大街上呢,差diǎn撞车."

林絮説,"你骂谁呢?你跟谁説脏话呢?"

"跟你,怎么了,你要死不要拉着我啊."

"好啊你……"林絮説着就要从后面窜到前面来,徐自知吓了一跳,顾不得这里是大街上了,赶紧听刹车.

车停在了大道中央,后面的人跟着骂道.

"草泥马,会不会开车."

"忙着去投胎啊."

"有钱人啊,车不要了啊."

徐自知被骂的脸红,来不及对外面説抱歉,赶紧过去跟林絮扭打,"林絮,你松开方向盘!"

"不松!"

"你不松开我把你踢下去了!"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徐自知气的环顾下整个车,看到了唯一能拿起来的,就是副驾驶座上的靠枕,于是一把抓过了,回头直接拍在了林絮的脸上,将人按了下去.

林絮直接倒在了后面,徐自知趁机开车,快速的将车开到了一边,到了安全的xiǎo公园旁边.

幸好的晚上车不多的时候,要不刚刚他们一定成了堵路的罪魁祸首.

终于安了心,徐自知气的直接从前面拉住了后面林絮的衣领,"林絮,你想死别带着我好吗,胡闹什么啊,刚刚差diǎn让你吓死了!"

林絮眯着眼睛,却是顺手抓住了她的手,直接将人翻了过来.

"啊……林絮,你干嘛."徐自知叫着,倒在了后座林絮的身上.

路虎内里宽大,但是也比没宽到两个人也能平躺开,徐自知弯曲着坐在林絮的身上,低着头,看着林絮.

却见林絮眯着眼睛,舒服的舒了口气.

徐自知只觉得他那表情有一股子的激情味道,低头一看……她竟然坐在了他的胯上,位置十分的暧昧.

徐自知赶紧要起来,却感到林絮双手用力的按住了徐自知的腰肢,随即,一只手已经不安分的上下其手起来.

"嗯……林絮,你干嘛,别捏,这里……有人过来,看到像是什么样子!"

林絮才不听她的,闷声道,"怎么了,我跟我自己的老婆做我爱做的事,谁管的着!"

"这是在车里好吗?"

"这是我自己的车好吗,没占着他们的地盘好吗?"

"你……你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啊,放开我."

"我今天还就蛮不讲理了,怎么着!"林絮説着,直接拉着徐自知,一个翻身,便将人压在了下面.

徐自知还想动,感到林絮本来就高大,在这里受着压迫,此时压在她的身上,车里的空间更显得窄xiǎo了.

她动弹不得,只能看着林絮栖身过来,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着,亲着,到处都是酒气,白酒的酒气还不像是洋酒,这个味道特别冲,刺的徐自知都要醉了,晕了.

"林絮,你……哎,你能不能别动了,你……你乱摸哪里呢……"徐自知叫着,却听外面有人走过,説话的声音随即传过来.

"大马路上车震啊……"

"你管那么多,没看人什么车."

"什么车?"

"路虎揽胜,一看就有钱人好吗,有钱,任性,不行啊."

"……"

徐自知的脸都被説的烧了起来.

这大马路上,真不能任一个醉鬼乱来了啊.

徐自知直接双脚撑起了他来,用力的将人往后推着,"别动了好吗,我去开车,我们赶紧回去!回去再説."

"不!"林絮不满的叫着.

徐自知不理会他,四下看了看,抓起了刚刚的那个抱枕,对着林絮的脑袋捂了下去,

"呜呜……"林絮叫了两声,但是人本来就喝醉了,晕,被徐自知这么一折腾,没了动静,

徐自知也不是想闷死人家,捂了两下,见他瘫软了,也就放开了,果然,人是晕乎乎的靠在那里,喘息着,终于没力气了.

徐自知哼了声,"该,活该,看你还喝醉乱来."

説完,再次爬到了前面,赶紧开了车往回走.

衣服都被林絮撕坏了,徐自知气愤的看了看,扯了扯衣服,还好,很快就到家了,这一路十分艰难,徐自知回去还要自己把人拖回.[,!]去,心里更早早的将林絮骂了个底朝天.

一夜无话.

第二天,徐自知正做着早饭,而葡萄正在抗议她的冬季夏令营被徐自知给否决了,绷着脸的葡萄説,"我们班只有我跟少数的人没有参加夏令营."

徐自知説,"少数

人是指十二个同学是吗,而你们班一共就二十个人我记得."

葡萄説,"妈妈,你这是在干涉我的私生活."

徐自知説,"在你成年之前,作为家长有权利干涉你的私生活."

"……"葡萄説,"那我什么时候成年?"

"十八岁."

"啊,那么老的时候啊."

"……"

两个人正説着,听见里面发出干咳声.

林絮脸色铁青的从里面出来了,慢悠悠的,也没看两个人,他拖拉着往厨房的方向走,径自打开冰箱,拿冰水.

"冬天喝冰水对身体不好,阿絮,喝diǎn温开水吧."徐自知説.

他刚宿醉之后喝冷水,是想生病吗?

林絮侧过眼睛,看徐自知,白了他一眼,没説话.

葡萄在那含着勺子笑道,"哈哈,爸爸,你黑眼圈好像巧克力球哦,那么大."

"……"

徐自知险些笑出来,瞪了葡萄一眼,説,"不许含着勺子笑."

葡萄吐了吐舌头,説,"我去找阿乾叔叔送我上学去了."

然后放下了勺子,蹦着跳着跑了.

徐自知看着林絮,"吃早饭吧,做了diǎn鸡蛋,米粥,馒头片,你随便吃diǎn好了,早上陈妈来做饭,我让她先走了,早饭比较简单,自己做做就行了,全当锻炼了,对不对?"

林絮不説话,坐下来,抬起头来,説,"昨天你把我带回来的?"

"嗯是啊,你喝醉了."徐自知探究的看着他,这样是,不记得了的意思?

也好,昨天她没少动粗,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吧.

林絮却道,"呵,我就説,不是你趁我喝醉强带我回来,我怎么可能自己回来."

"……"

徐自知看着厨房那边,林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不喜欢你可以现在就出去!"

林絮抬起头来,"呵,我的家,你让我回来我就回来,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不,我不出去."

他一副赖在这里的样子,徐自知瞪了他一眼,"呵呵,随便你!"

林絮坐在那里,"给我盛饭!"

"自己动手!"徐自知扔下了勺子,自己进去了.

"你……"林絮叫了声,徐自知理都没理他.

吃过了早饭,徐自知准备去工作了,林絮却不准备去上班.

见徐自知要走,林絮道,"喂,你干嘛去?"

"上班."

"上班?我……我头疼,你不能去上班,你得在家照顾我!"

徐自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那么大的人了,还要我照顾?"

"徐自知,你是我的妻子,你不照顾我谁照顾我?我现在是在生病好吗?"

徐自知看着坐在那里的林絮,是有些憔悴,但是也称不上生病吧?

林絮却还一副我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的照顾,你应该感激涕零的模样,更是让人恼火.

"我打叫陈妈过来照顾你好了."那是mk-lan以前在这里做早饭和打扫卫生的员工,这次林絮过来,也将人召了过来继续照顾他们.

林絮説,"你叫陈妈……她那么大年纪了能照顾我?万一她一个老眼昏花,看错了把药当别的给我吃了,怎么办?"

徐自知不跟他犟,又説,"那我叫个年轻的来,反正林家要佣人,多的是."

"你那么大动干戈的,想让整个林家知道我生病了是吗?你还嫌弃林家不够乱啊."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徐自知不耐的道.

"你……我头疼,你过来给我揉揉!"

"我给你揉……"徐自知看着他,"我没那个时间,我要去上班了,你随意吧."

"徐自知!"林絮怒目看着她,直接跑过来抓她,

"你给我回来,我説了你不许去上班,你还去,你……"

"你放开我,林絮,我也説了我不伺候你,你爱找谁伺候找谁去,放开~"徐自知被他拉着,眼看着他又要故技重施,直接扛起她来,一着急,回头抓起了一边的一个东西,对着他就打了下去.

这两天,他真是重燃起了她体内的暴力因素啊.

悾的一声,东西打在了林絮的脸上……

"哎……徐自知你……"林絮捂着脑袋,身体像是软体动物一般,沿着墙壁,滑落下去……

徐自知这时才看到,她刚一着急拿起来的东西……是放在一边的脏衣服篓.

这下可好……

"林絮……你没事吧……".[,!]虽然不大,但是,好歹是蛮重的东西呢,平时放在那里,像是个矮凳子一样,漂亮大方,现在却成了最佳武器.

徐自知赶紧蹲下去看林絮.

林絮倒在地上,捂着脑袋,皱着眉头,一脸痛苦,"别动,疼!"林絮呲牙道.

徐自知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谁叫你拉我……走,带你去医院看看好吗?脑袋什么感觉?"

"晕……"林絮闭着眼睛説.

徐自知説,"晕?不是脑震荡了吧……走吧,我带你去医院."

"不去,死了算了."林絮坐在那里説.

"干嘛闹xiǎo孩子脾气啊,起来."徐自知用力的拉着林絮.

"説了我不去医院,人家问我怎么弄的,我説让老婆打的?呵呵,我丢不起这个人!"説着,一甩徐自知的手,艰难的要自己起来,徐自知赶紧去扶,林絮推她,徐自知接着上手去拉.

就这么两个人磕磕绊绊的往房间走去.

徐自知这下是真的别想去上班了,看着林絮,他算是得了理了,在这里正不饶人呢.

一个上午,林絮就躺在那里要徐自知伺候,徐自知在旁边照顾着他,吵吵闹闹的,时间过的倒是也快.

不一会儿,徐自知从厨房拿了东西上楼来的时候,林絮却刚放下,他説,"要出去一趟."

徐自知説,"你不是头晕,还出去?"

"工作的事,不去怎么办."

"要去哪里?"

"mk-lan."説着,他爬起来,瞥了一眼徐自知,説,"穿衣服!"

"……"

徐自知帮这他选好了衣服穿上,然后他説,"走吧,你开车."

徐自知无奈,但是他这样开车确实不好,于是只好开车带着他.

一路上,林絮就靠在后面座位上,哼哼着,似乎还是很疼很难受的样子,分不清真假,徐自知只好随着他的话,听他的吩咐.

到了酒店了,徐自知还要去扶他,林絮却道,"让人看着你扶着我,以为我是瘫痪了还是残废了呢."

不要她扶着正好,徐自知安心跟在一边,随着他,进了酒店里面.

酒店员工在看到林絮的时候,在一边静静低头问好,林絮礼貌回应,带着徐自知,虽然只有两个人,气势却也显得浩浩荡荡的,就那么在众人的注目中,乘坐电梯,往dǐng楼而去.

林絮淡淡的从电梯光滑的铁壁上,看着徐自知的脸庞.

一抹浅笑,一抹狡诈,一种希冀,瑰丽的闪过……

安徽白斑疯医院
鹤岗白癜风医院
扬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相关阅读
  • 装修案例美食美食

    首页行业装修施工建材选购家电选购搭配知识软装选购家居风水装修案例您的位置:首页 装修案例 列表装修案例奇妙的色彩搭配 令人难忘的95平清新美宅装修时,在色彩的搭配上,多数人会选择较为单调的色彩或淡色的色彩搭配,这样虽不会出错,却也较为缺乏创意。其实,只要搭配得

    2021-01-15
  • 秋叶化春泥杨树美食美食

    秋叶化春泥杨树,桐树的叶子在秋季按进了土地里来年消逝不见说,滋养了大地为了下一个轮回红枫偏在这时争奇斗艳是憋屈得久了吗还是肿胀得发红却也只在深秋,不扰冬季薄薄一层,塞进书页秋天的大烩菜秋天在厨师看来是大烩菜萧瑟,天凉,丰收或秋实统统和着一起搅拌,烩和出锅

    2021-01-14
  • 沁园春南海风云南海风光美食美食

    沁园春·南海风云南海风光,千里云飞,万顷浪涛。望三沙内外,渔船渺渺,大洋远近,礁岛遥遥。燕舞鸥翔,鲸腾鱼跃,碧水蓝天纵横遨。心胸荡,看 无限,浩瀚雄骄南疆广阔丰饶。引几只贪狼竞相嗥。恨菲氓赖海,越蛮掠岛;狂倭鼓噪,搅闹嚣嚣。备注美霸奸雄,重来亚太,唯恐东邦

    2021-01-13
  • 烦恼如喝足了水的野草美食美食

    烦恼如喝足了水的野草,又如绵延不绝的秋雨,在程虹美的心里不断的撒欢、疯长。程虹美今年快四十了,已经过了“三十五周岁以下”的求职基本期,所以在外打工的她,一直生活的很低调,其实这两年的程虹美,不光是在单位低调,在家里的她,也同样是饱和潜水系统技术发展趋势是

    2021-01-13
  • 衣柜选购衣帽间设计有哪些要点美食美食

    衣柜选购:衣帽间设计有哪些要点更新日期:来源:建材之家作者:衣柜之家浏览:12评论:0 头层牛皮沙发,头层牛皮沙发有什么优点?如何保养和辨别头层牛皮沙发?推荐简介:头层牛皮沙发,头层牛皮沙发有什么优点?如何保养和辨别头层牛皮沙发?头层牛皮沙发是我们家居生活中不

    2021-01-10
  • 衣柜选购衣柜移门好吗衣柜移门介绍美食美食

    衣柜选购:衣柜移门好吗 衣柜移门介绍更新日期:来源:建材之家作者:衣柜之家浏览:33评论:0 第21届南京家装主材·家具博览会开展推荐简介:第21届南京家装主材家具博览会开展8月23日,第21届南京家装主材家具博览会开幕。展览云集了116个国内外品牌,涵盖瓷砖、卫浴、地板、木门

    2021-01-1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