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好贤者与少女第十七节各怀鬼胎二

来源:龙井游戏门户站 2020-09-19

贤者与少女 第十七节:各怀鬼胎(二)

源自于阶级出身造成的思维方式对立,在接下去的几天时间里继续制造着大大小小的各种摩擦。

尽管通常都是由丽莎为首的年青一代学者们发起的,但讽刺的是对于争吵反应最大的却反而是他们。亨利、米拉,咖莱瓦还有璐璐四人并不十分在乎,因为他们经历的事情更多,所以这种言语上的冲突并没有能够真正地引起心理波动。

在贤者借着外出的机会,给三人讲解了一下丽莎的导师洛兰在打的小算盘之后,基于这种同样的认知,他们选择了对付这种行为最好的方法——无视。

不论丽莎和其他那些个年青学者对拉曼人的绝学:运用尖酸刻薄的话语来嘲讽有多么擅长,他们始终都有一个死穴。

心高气傲的学者们,做不到自食其力。

长屋当中的一切工作都需要由贤者四人来解决,若是他们不在了,就会陷入柴火没人砍,食物没人烹调的可笑窘境之中。而即便想要离开这里,这些认为“除了自己专业以外什么都不需要学”的宝贵天才们,也连在荒野当中辨识方向都做不到。

换而言之,洛兰试图通过制造矛盾又亲自成为解决矛盾的这个人,从而进行心理操控的这一计谋,实际上是在剑走偏锋。

他得掌握一个度,避免让这些他拿来当棋子的弟子们闹过了头,贤者一行几人直接甩手不干。

将事情剖析开来以后,咖莱瓦当先就皱起了眉毛直白地问了出来:“那为什么不好好跟我们说呢?”

他如是说着,显然天生较为愚钝的年青人仍旧没有完全理解贤者之前的讲解。但他问出的这句话显然是符合正常逻辑的——若是从一般人的角度出发:既然护卫、向导、食物补给乃至于几乎一切维持生存的工作都是由亨利等人负责,那么他们不是应当更加珍惜两者之间的关系,小心翼翼避免产生矛盾才对吗?

但会问出这种话,显然是因为小镇出身的咖莱瓦交际面较为狭隘,对于上流社会出身的人接触不足没有了解到足够深度的原因。

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思考方式和引得围观群众纷纷咋舌成长环境的不同,对于接触贵族这种存在更多一些的其余几人而言,其实稍稍换位思考便可理解缘由。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开口的人不是亨利或者米拉,而是璐璐:“他人的付出都是应该的,顶多用话夸奖夸奖你。”

她似乎是经历过一些什么才会说出这种话,毕竟新月洲是个非常大的地方,夷人当中会讲主流社会语言还如此年轻的,实属少见。

但这位原住民少女并不是那种会滔滔不绝讲上一堆的类型,她接着重新陷入了沉默。而贤者在进行了转译之后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原因大抵就是这样,归根结底,就是两个字。”

“轻视。”

“尽管可以选择更加稳妥不产生冲突的方式,但是自恃身份,认为自己不论智慧、社会地位还是资历都远比下贱的佣兵更为优越,又凭什么得要真心实意地去拉关系。”下贱的佣兵亨利如是说着,而米拉白了他一眼。

“这种轻视使得他们更加倾向于选择这种高高在上的操控而非平等交流,这会令他们自我感觉良好,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助长那份作为拉曼人的虚荣心。”

“其实整个帕德罗西都是这样就是了。”贤者耸了耸肩:“帕德罗西的圆脑袋,苏奥米尔的方脑袋

,两者虽然都不是赞美之词,但要选择可靠的同伴的话,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一根筋的苏奥米尔人。”

“帕德罗西人表面上会很热情,但实际上圆滚滚的,一直都和你保持着一种距离。你判断不清楚他们是真心实意还是那份笑容全是装出来的,倘若轻信,就会被他们背后一刀。”

“他们实际上瞧不起一切,对于月之国的事务干涉,这也占据了一部分的原因。”

“新月洲是白色教会传说当中的黄金之地,如此崇高的地位和向往,令在里加尔大陆一直以文化长久自诩的拉曼人在碰上了4000年安稳的月之国时产生了一种诡异的感情。”

“一方面,里加尔人确实有不少出彩的地方他们可以引以为豪。而另一方面,一个完全与白色教会无缘却又如此安稳长久的文明的存在,也令他们多多少少有些动摇,乃至于产生了自卑。”

“因为文明上的自卑感,他们就愈发强调民族自豪感。两者的复杂混合使得他们的做法变得越发极端和激进,加上这两百年间商人阶级的抬头使得贵族权力开始有所削弱,不论对外对内,看似繁荣的帕德罗西其实正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局势之中。”

“急于求成,自命不凡想掌控一切?”米拉精准地总结出了这些帕德罗西社会中流砥柱人士的性格特点,而旁边的咖莱瓦也是点了点头对此表示认同。

从大局到小的个人层面,帕德罗西人与他人的交际当中总是会透露出类似的掌控欲极强的倾向。

事情如果只到这一步的话,其实还只是和阶级出身造成的思维方式有关。尽管确实有些难受和厌烦,但也就是一些小麻烦和心理上的不满而已。

但倘若你结合眼下整个新月洲的总体局势,再考虑到洛兰这一行人忽然选择下船的目的。

他的这种操控人心的盘算,就变得不是能笑一笑告诉自己要大度然后就没事的轻松小事了。

月之国的高层现在对于外国人的态度是不欢迎,但仅仅只是不欢迎的话还没有到最恶劣的程度。甚至即便是对传教士也并没有彻底赶尽杀绝——要知道这里可是他们的主场,若是对方真打算彻底杀灭的话,传教士是不会有逃跑的机会的。

他们仍旧保留了仁慈,但这个前提是你不去主动触犯他们的底线。

而洛兰的打算,很显然就是将要去做这种不该做的事情。

亨利不会试图劝解,在场的四个人哪怕是咖莱瓦也不会冒出来这个念头。一来这种话并不是可以像问说“你午饭吃了吗”这样讲出来的类型;二来,以这位学者导师强烈的自尊心和对于他们一行人的轻视,他只怕会当场爆发。

拉曼人自大的代价,在过来的路上他们已经亲眼见证过了,那漂流了一百多年的“征服者号”舰艏明晃晃地成为了至今都没有消灭的地标。然而对于身为外人的他们几个而言或许认为是警示而产生一些感慨,看在洛兰等人的眼里则是帝国那未竟霸业的标志,反倒是成为了一种鼓舞。

他们在最坏的时机来到了这里,同行的也是最坏的对象。

几个月前拉曼人煽动的反叛被月之国踩灭,而现如今到来的洛兰等人,又在打着一些什么主意,而且想要把亨利等人也拉进他们的阵营之中。

即便他失败了,多半之后也还会有谁继续这样做吧。

人类就是这样,这其中又尤以拉曼人为典型。

他们之所以能够在整个里加尔大陆留下足迹,正是因为这种锲而不舍。这是这一民族的优点,却也是他们的缺点。因为有的时候盲目进取会带来的麻烦远比回报更多——但总而言之,被卷入到这些家伙与月之国的冲突之中,会变成最恶劣的情况。

一行人必须尽早脱身,在贤者讲解清楚一切之后,他们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但这种事情直接说出来也会造成麻烦。他们的目的是低调不要卷入争斗之中,若是让洛兰意识到了他们已经看穿了他的计划,以拉曼人小心眼的个性和他的自尊和对于亨利等人的轻视,肯定会在之后想方设法找茬。

白色教会以及拉曼商人们好歹与新月洲有了一百多年的商业来往,尽管比例差距巨大,但不可否认的是出了月之国以外他们正是新月洲大陆上的另一股成规模的势力。

在洛兰面前把他打的诡计直接说出来,看他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也许会很解气,但是被他记仇或者视为重大对手,就与保持低调不卷入争斗的目标相悖了。

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契机,需要使得整件事情看起来像是理所当然的。

而这个机会,并没有来得很迟。

————

————

三天之后,在到达夷人营地正好满一周的早晨。

争吵的声音从长屋的门口传来,隔着墙壁都清晰可闻,但若你仔细听讲,就能听得出来都是一个人在大喊大叫——脸上长着雀斑的学者小姐劈头盖脸地指着米拉大声嚷嚷:“说啊,你那头畜生是怎么一回事!?”

她高声地用拉曼语喊着,语气之中怒气重重——连日以来亨利等人一直以物资不足为由拒绝任何丽莎提出的诸如洗澡之类的要求,这使得她积累的怨气终于达到了一个峰值,进而发生了事件。

自信满满的洛兰料错了一个细节,使得他那副本应只是表演给贤者等人观看的无奈模样,此刻变成了束手束脚的要素。

他慢了半拍,仍在犹豫着要不要上来阻止丽莎。

任性的丽莎成为了对她导师而言的一把双刃剑,他实质上默许她闹事,利用她制造矛盾这件事情开了一个头,使得以她为首的那些年轻学者们变得心安理得地将自己的一切不满通过埋怨和讥讽的方式发泄出来——而今天这件事情,则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各种大小摩擦的最终成果。

贤者等人对于他们讥讽话语的无视,使得这些年青的学者们没有获得吵赢了对方的胜利感。加之以生活环境并没有变好,他们想要的享受一直无法获得,甚至亨利等人在之后每次离开都会派一个人守着柴火和食物,导致他们连开小灶也做不到了,怨恨在三天时间内迅速地累积着。

他们认为自己必须得做出些什么实际行动,而不是单纯只用话语。

但他们并不胆敢直接找亨利和米拉的茬,因此将发泄自己不满的目标选择在了小独角兽的身上。尽管漂亮的小家伙在白色教会信仰者心目中是圣兽一般的存在,但这些年青的学者们总是能够找到“和他们混在一起多半是假货”之类的话语来说服自己。

在丽莎的怂恿下,两个年轻人拿着扫雪用的木扫把,缓缓地靠近,试图殴打小独角兽造成淤青,通过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他们甚至设计好了说辞,准备说是小独角兽自己摔倒的。

但这些人没有预料到聪明的小家伙早就意识到了这些人的不轨,它在两名年青学者拿着扫把靠近的一瞬间直接扬起了马蹄把他们踹飞。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所有的人,包括在外面工作的贤者等人。而在聚集围观的众人面前,丽莎和其它年青学者迅速地反应了过来把扫把收走,直接开始扮演受害者,说成了他们是无缘无故被小独角兽踹了一脚。

“这不是没多严重么?”面对丽莎大声的指责,洛安少女却是满脸无所谓。

“没多严重?!你看看他的脸!”丽莎几乎像个泼妇一样大声地叫嚷着指着身后蹲在地上满眼泪水捂着自己脸“哎呀哎呀”叫个不停的一名年青学者,另外一人被踹中了穿着厚实衣服的身体没有什么毛病,而这个人则是对于殴打小独角兽发泄不满的事情太过跃跃欲试所以靠得太近被踢中了脸,此刻半张脸都肿了起来。

“哦,我看看。”洛安少女走上了前去,然后拉开了对方的手,又捏住了他的腮帮子使得这人张开了嘴。

“连牙都没掉,就一点淤青而已啊。”

“这还是而已?!”丽莎满脸不可置信地甩着手:“这是什么圣洁的灵兽,完全就是头愚蠢的畜生。”她继续喊着,而这句话使得洛安少女的眉头越皱越紧。

“都说牲畜随主人。”丽莎接着继续讥讽,这副嘴脸与半个月之前那天晚上她满脸担惊受怕叫醒米拉的时候恍若二人。洛安少女冷着眼看着她,而亨利则是向前走了一步。

“这确实是挺轻的伤。”

“你说什么,你的眼睛是不是——”

“这确实是——”“咚——”贤者踏上了木地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那些学者——倒映在丽莎瞳孔之中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冰冷了起来,她口中有无数刻薄嘲讽的话语将要吐出,但却像是一根鱼刺一样卡在了那儿。

“这确实是挺轻的伤,像这小家伙这样体格的马,一脚踹断人的肋骨或者把脑袋踢碎也是轻而易举的。”

“它掌握了一个度,没有超过这条线,甚至比一些人还要聪明。你说这不能算是灵兽,什么能算是呢?”亨利开口这样说着,而这句话使得内心当中憋着一口气的学者小姐不知道哪儿又冒出来了无穷无尽的勇气:“你说什么?”

“呵,一介佣兵还摆出一副很有教养的样子学会嘲讽了哈?”

“你们不就是收钱办事的吗,我知道,你们对我们不干活的事情很不满意吧,但这就是出身的区别啊,要怪就去怪你们的父母啊!”她破口大骂了出来:“你们自己父母不争气没有把你们生在上流社会家庭能怪我们吗?”

“说到底了,你们做这些不都是应该的吗?凭什么我们付了钱还得干活做事啊。”

“哈?说啊,你倒是说啊。”她大声地喊着,其它的年青学者也发出了附和的声音,一瞬间整个长屋之中充斥着的只有他们的声音。

亨利没再开口,米拉也是。

丽莎觉得她总算第一次真正吵赢了,使得对方哑口无言了,她那张长着雀斑的脸上眉毛挑高了起来,打算张口再乘胜追击说些什么嘲讽的话语彻底确保自己的胜利,却忽然看见亨利从背囊当中掏出了之前预付的钱财,丢到了她面前的地板上。

“啪锵——”钱袋掉在了地上,月之国的方形货币从中滑了出来。

气氛忽然一下子凝住了,空气变得安静了起来。

只有篝火还在燃烧,没有任何人发言。

“你——你——”丽莎张了张口,然后什么都没说出来。

“——”洛兰也愣在了原地,他没有想过事情的恶化速度会这么快。就在他犹豫倘若自己忽然非常严厉地训斥,会不会显得角色转换太过突兀难以说服亨利等人的刹那之间,事态就朝着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了。

“钱还你们了,既然这么合不来的话,就请诸位尊贵的学者大人们自食其力吧。”

“吃的东西,会留点给你们。至于传教士,鉴于印象不错,若要一起前进的话便跟上吧。”

丢下这样的话,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之内,亨利几人就将自己本来就不是很多的物资全部打包完毕,然后走到了门口。

“不对,怎——”丽莎仍旧在呆愣的状态之中,而之前一直捂着脸颊“哎呀哎呀”地叫着的那名学者也好像忘了痛一样,只是看着解开了缰绳将小独角兽签出长屋的米拉的背影,愣愣说不出话。

“长屋,他们,留给没问题吗?”走出门口的洛安少女用有些生硬的本地语言询问璐璐,而原住民少女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就算烧了的话,重建就行了。”

“人活着,一切就都还在。”她这样说着,然后转头看向了积雪已经融化了不少的道路。

长屋内部的几名传教士们在艾吉的劝说下跟了上来,紧接着一行八人就这样迅速地和长屋拉开了距离。

“.......他们真的走了,他们怎么真的走了啊!”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办啊,我们接下去要怎么办啊,谁知道该往哪里走啊!”

“喂,丽莎,事情都是你闹的,现在要怎么办啊。”

之前还在闹闹哄哄发脾气想要逞口舌之利的年青学者们这下终于开始不安了起来,而丽莎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又回过头看着空荡荡的长屋。

“我、我怎么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我不就说他们几句么,至于这样吗。我这边可是,都上了陆地这么多天燃料和淡水也都有,也不让我洗澡,吃的东西又这么难吃,啊,现在就剩那些难吃的熏鱼和干巴巴的熊肉,还得砍柴什么的,老师,我好——”

——她仍在任性大发,一边嘟哝抱怨着一边回过了头,至少就这点来看这份性格并不是和她导师配合的演技,但那以往会被纵容的任性此刻洛兰却没有微笑以对。

“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所有的年青人们在一瞬间都像是被老鹰吓到的小鸟一样停止了叽叽喳喳,而脸上有雀斑的学者小姐满脸呆愣。

“老、老师?”她吓坏了,再也没有了那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蠢女人,当初就不该带上你的。”干瘦的中年学者导师一脸阴郁,咬牙切齿地跑到了门口,看着一行人离去的方向。

“就知道带女人只会坏事。”


静脉血栓治疗方法
深圳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朝阳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相关阅读
  • 罢免案没过关谁最受伤维权

    “罢免案”没过关 谁最受伤?罢免“总统”案未能出人意料之外,以119票赞成未过2/3多数宣告失败。“总统府秘书长”陈唐山在日前向发表意见:司法的事应由司法来处理,等调查出结果来,再决定罢免与否不迟。他又认为马英九被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牵着鼻子走,“罢免案”没过马英九很

    2020-10-24
  • 江西九江健康必须哋炒蔬菜真嘚能产泩致癌嘚维权

    发表日期:来源:范志红: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食品科学博士,中国烹饪协会美食营养委员会副秘书长。近日很多媒体惊现“炒蔬菜产生致癌物”的报道,而消息的来源,就是香港食物安全中心发表的《首个总膳食研究报告》。很多人问:炒蔬菜真的那么危险

    2020-10-24
  • 葛甲从阿里起诉葛甲案看批评企业的界限维权

    葛甲从阿里起诉葛甲案看批评企业的界限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导言:在面向批评报道的时候,企业总是处于弱势地位,无论是巨型企业阿里巴巴,还是磕磕绊绊的锤子科技。昨天阿里巴巴起诉自葛甲案开庭,是互联和媒体圈的一个热点事件。和很多局外人一样,我只

    2020-10-24
  • 水价怎么定大家说了算维权

    水价怎么定 大家说了算本讯( 蒋明琴 实习 朱学玲)水价怎么定,大家说了算。2014年12月30日下午,太平镇十多位用水群众代表来到太平镇政府会议室,参加全镇自来水价格调整听证会。2015年,区内13个镇的自来水价格拟进行届时请注意查收邮件活动结束时间:5月5日 11:00整2.英雄升级拿装

    2020-10-24
  • 欧洲精品城维权

    欧洲精品城2015年中国商业WiFi行业研究报告(让你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另外武器升级功能也开放80级装备升级55页)随着WiFi技术的成熟与迭代,未来WiFi络会我们才能感受到什么是游戏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软展区? ? ? ?

    2020-10-24
  • 亾民币汇率13姩首超港元可考虑三种理财途维权

    这意味着,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首度突破了7.8:1整数关口。这也是继突破8.1:1;8:1;7.9:1之后的第四个重要关口。新年伊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再创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的新高:11日,银行间外汇市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为:1美元兑人民币7.7977元。人民

    2020-10-24
友情链接